中国街舞:从街头流行文化迈向都市剧场艺术

发布时间:2018-12-03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乔燕冰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首届全国街舞创作作品展演在广东省河源举办,标志着——

中国街舞:

从街头流行文化迈向都市剧场艺术

中国舞协街舞委员会云南联盟选送,云南民族街舞团《马帮情》  黄凯迪  

  两天, 30部作品, 500余名演员,这对于一个艺术门类的一次展演并无甚特别,但对于街舞这个在中国发展30多年的舶来艺术,却是破天荒第一次。

  从20世纪80年代霹雳舞为中国引来街舞火种,我们看到街舞舞者无数次在街头或赛场上热情“斗舞” ,却从未有过全国范围内,大规模以艺术作品形式走进剧场展示街舞艺术。日前,由中国舞协、广东省文联主办的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首届全国街舞创作作品展演在广东省河源市举行,这个几乎是伴随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舞种集体在剧场空间中展示不一样的风采。正如中国舞协主席冯双白所感叹:“这是街舞在中国从一般的街头流行文化迈向了当代都市剧场艺术的第一步! ”更让人欣慰和期待的是,在这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性时刻,街舞群体在展演中欣赏自己的艺术创作、为自己为前人之未为而欢呼激动的同时,一场“坚定中国街舞的文化自信”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广东河源街舞展演暨2018首届全国街舞创作精品座谈会召开,共同思考中国街舞艺术如何整理行装在新的起点上重新出发。

  经历最初的拓荒,到起落沉浮, 2018年也被业内称之为“街舞元年” 。前有现象级网络综艺节目《这就是街舞》和《热血街舞团》先后燃“炸”街舞圈,让大众对街舞有了更广泛的全新认知;后有中国首部街舞艺术作品《黄河》斩获中国舞蹈专业最高奖“荷花奖”的历史性突破,让街舞人看到街舞艺术也能和其他舞种比肩。这些无疑给处于发展瓶颈,似乎正在走向四十不惑的街舞群体连续注入强心剂。而在此基础上,本次作品展演又像是不折不扣的助燃剂,让街舞群体更加确定了街舞艺术创作的更多可能性,也更加清晰了街舞艺术创作的未来方向。事实上,推动街舞艺术创作使之真正成为艺术也正是中国舞协从2013年成立街舞委员会,并陆续在全国成立街舞联盟以来,引领全国街舞人努力让街舞生出中国之根的根本依托,甚至《黄河》 《打铜》 《竹林傣风》等作品的创作雏形就来自于中国舞协街舞委员会举办的编导培训班。

  表现现实生活的《邻里》 《快乐的建筑工》 《拯救不开心》 《打铜》《过年》 ,回溯革命历史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黄河》 ,演绎英雄精神的《盼君归》 《坚守》 《木兰从军》 ,展现民族风情的《迎亲》 《竹林傣风》 《阿里郎魂》 《阿妹戚托》 ……此次展演从全国16个省、市、自治区100余部优秀作品中甄选的,涵盖Hiphop、 Locking、 Popping、Breaking、 Jazz等主要街舞舞种的30个展演作品题材丰富、创意灵活、手段多样,让人看到街舞原来可以如此自然地完成叙事,自如地表现火热的生活,巧妙地借鉴其他舞种的精华,深刻地彰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而不仅仅是观众眼中甚至是舞者自己一直强化的“酷”“帅”“炫”“炸” 。

  “10秒一小‘炸’ , 30秒一大‘炸’ ,最后结尾再‘轰’一下,让别人看我多酷,我会的东西你不会” 。 《黄河》编导之一郭晖如是介绍包括自己在内大多数街舞舞者最初起舞的状态与心态。他坦言自己的创作历程,“到下一个阶段,我有想表达的主题,就开始把别的东西往一块拼,到第三个阶段,真正接触舞蹈作品创作,比如参与《黄河》的编创,并且上台跳,融入作品情感迸发时,才真正体会艺术创作是如何表达生命和传递思想的。 ”

  “如果街舞一直‘炸’ 、一直‘帅’ 、一直强调做技巧,那么岂不是看杂技会更好? ” 20年来一直带领自己的团队坚守在街舞行业的中国舞协街舞委员会副主任、广东联盟常务副主任郑峰同样对街舞群体往往沉湎于技术感同身受。他直言,接下去街舞怎么走,如何可持续发展是这个群体当下面临的最切实的问题,自己也一直在探求答案。“街舞如何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其艺术性怎么持续?怎么和中国文化、中国人的故事融合?这次展演舞台上的很多作品,从情感、结构、表现力等各个方面,给人很多惊喜,让人看到街舞的无穷潜力,而且让人发现创作并不只是在街舞圈子里的事,而是得到了很多非街舞圈子的编导、老师的指导,让作品有了思想性、画面感和表达力。 ”郑峰说。

  为收获而欣慰的同时,中国舞协街舞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秘书长夏锐却看到了街舞艺术走向舞台所面临的一些问题,“这次展演的很多作品,创作者很想与民族舞蹈和文化融合,但是我们不能脱离街舞本身,否则直接跳民族舞好了。同时,面对舞台,其实我们还有很多不足和差距,我们街舞人身体条件好但表演不会,舞台的情绪和气息掌控不会,灯光不懂,甚至我们第一次带队参加中国舞协的演出,当时从北京几个团队中组合了一支最强的团队,但是当我对他们说上场口上、下场口下,一半人不明白! ”

  面对新起点上的新困惑,冯双白为街舞人指明路径——学习知识和坚持本色。他强调,街舞可以从中国传统文化、身体文化、武术文化等多方面借鉴很多东西,这就需要街舞人认真学习,广泛吸收,同时打开创作思路,正如当下很多创作中已经表现出的探索精神。“但街舞还得姓‘街’ ,他有独特的身体、情感和风格表达,因此未来街舞的发展至少要从三个方面做好。第一,街舞还是坚持继续‘炸’ ,只要有合适的场合,‘炸’它个人仰马翻。因为在所有舞蹈艺术中,街舞是最挑战人的身体能力极限和力量表达的舞蹈种类,这是街舞自身特征的重要基础。第二,‘杀’到剧场里去,即街舞的方向可以深入到当下的镜框式剧场空间中,那就要有对剧场艺术相关知识的理论与实践把握,从而让我们的舞台空间艺术表现也能让别人叹为观止。第三,要努力拥有中国街舞的文化自信,在独立表达中,以自己的情怀和胸怀,建立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街头文化、广场文化、自由表达文化。街舞最不一样的地方,是能代表中国年轻人最自由的艺术生命表达,要持续保持街舞艺术的生命力,点燃属于中国街舞的艺术火炬! ”冯双白表示。

(编辑:创研部)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2015471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2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