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优秀民族歌剧展演”参演剧目——歌剧《有爱才有家》:“泥土里长出的一根草”

发布时间:2018-03-21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傅显舟

   文化部2017年“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 《有爱才有家》不久前在江苏常州大剧院演出,并于3月16日、 17日在京参加了“中国优秀民族歌剧展演” 。原创民族歌剧《有爱才有家》由王原平等作曲配器,胡应明执笔编剧,邓德森导演,荆州九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武汉大学艺术学院联袂演出,湖北省歌舞剧院乐队演奏,罗依林指挥,刘丹丽主演。

  真人真事,触动人心

  序曲响起,管弦悠扬,合唱飘出,旋律抒情。歌声唱的是“我有一个家,家在大树下,夏天有绿荫,冬天挡风沙” 。县城一家福利院,老人、小孩聚集在院子里,等待新来的院长刘德芬。年轻人杨帆不安心在福利院工作,提出离开,在刘德芬劝说下答应再干两年。两年之后,他被刘院长爱院如家、勤恳工作的态度所感动,竟然舍不得离开了。恰好遇上洪水来袭,福利院搬迁,刘院长为抢回一口食堂铁锅,途中被摩托车撞倒,受了重伤,住了院,落下病根。

  转眼十年过去,孤儿小凳子报名参军,女孩舒悦也考上重点高中,刘德芬正发愁如何凑齐舒悦的学费。舒悦却偷偷跑出福利院去打工挣钱,全院员工四处寻找。找到舒悦的刘德芬发现杨帆寄来的一张汇款单,原来离开福利院在外闯荡的杨帆一直关心着福利院。刘德芬不顾大家反对再次收养了一个断臂弃婴,六年过去,小女孩在刘德芬精心照顾下学会了用脚夹笔写字。福利院犟爷爷告诉她不要忘记刘妈妈的关爱,弥留中的傻婆婆呼唤女儿梳头,刘德芬闻讯赶去,像亲生女儿一样为她送终。而她自己因为常年的辛劳也病倒,查出癌症晚期住进了病房。弥留之际,她对身边女儿忏悔,自己对不住家庭,而女儿却说母亲是对不起自己。杨帆、舒悦、小凳子赶到医院,歌声中红烛燃起,送走了这位爱心常在的小县城福利院院长。

  剧情简洁,内涵丰富

  《有爱才有家》剧情简洁、内涵丰富,刘德芬没有惊天动地的故事、没有骄人的成绩,没有引人的戏剧悬念、更没有惊奇的戏剧情节。舞台上发生的是普通人可能碰上的普通的事情,单位年轻人工作不安心,老年人年纪大有点糊涂,孩子考上重点中学交不起学费等等。刘德芬认真处理这些事情,朴实善良的言行举止却触动了人心,打动了剧场里的每一位观众,包括那些外地赶来看戏评戏的专家评论员,也感动落泪。编剧胡应明讲的刘德芬故事确实“艺术化地再现”了当代平民百姓的好人好事,却没有拘泥于原型人物模范事实的罗列。编、导、演主创团队曾三次前往刘德芬所在的福利院采风,采访她的同事与子女,深入到了人物的内心世界,找到了刘德芬做好人好事的隐秘动机。

  “刘德芬所在的福利院有六十多位孤寡老人都没有儿女,去世了她真的全部是披麻戴孝。 ”主演刘丹丽回忆她多次采访福利院的故事。主创人员了解到刘德芬母亲去世很早,对孤寡老人小孩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同情与关心。绝不是装出来的。 “这种善就是她与生俱来的,她从小就特别渴望有人能爱她,关爱她。她缺母爱,她就觉得她现在是母亲,她要给你们爱,她不能让你们受她小时候经历的那种磨难。我唱这段的时候,我就想到她小时候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眼泪哗哗就流下来了。演员一定要深入生活,一定要去走近人民,你只有了解到这些真实的故事,你才能演好。 ”刘丹丽动情地说。

  导演邓德森认为,这部戏“是用一线串珠的方式,截取了她生活的一些断面来做,只是罗列故事的做法肯定会流于好人好事的展示,后来我说那就把感动放大。这个故事就像泥土里长的一根草,等我们挖掘它的时候连土都要挖出来才能保持它的新鲜度,这种保鲜感就是我们在创作的时候最大的感受。 ”

  一字一句斟酌出来的唱腔

  中国歌剧研究会副秘书长王道诚认为这部歌剧, “小故事、小人物揭示了大主题、大题材。刘德芬德行千秋,芬芳天下,这形容刘德芬一点不为过。 ”王道诚表示, “编剧紧紧地抓住了人间大爱。在这些年来,这个大爱缺失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照缺失了。来自基层的刘德芬,她能唤醒我们人间的真善美,她唤醒了人与人之间的一种无私的关爱和关照。 ”

  《有爱才有家》音乐走心,也很动人。作曲王原平认为,“民族歌剧特别要注重的就是要避免音乐不好懂,音乐一定要好懂,让老百姓听得懂;第二要好听,也愿意听;第三它一定是很动人的,是能够打动人心的音乐,是走心的音乐,而不是简单的技巧的炫耀。不是西洋歌剧的样式的复制,它的旋律要走心,旋律要动人。 ” 《有爱才有家》主题歌旋律贯穿全剧,音乐形象鲜明、准确。国家一级编剧冯柏鸣谈到这部歌剧音乐时格外赞扬,他说老前辈作曲家羊鸣曾跟他说音乐重复就是力量,音乐首先要好听,然后用各种手法来重复它。冯柏鸣说,这个剧的音乐是他们把剧本、唱词吃透了以后,很走心地投入到人物里面去酝酿出来的。一字一句斟酌出来的唱腔,才会有动人的、感人的呈现效果。

  “ 《有爱才有家》的舞美是小制作,花钱不多、换景不多且舞台效果相当不错。舞美既干净又现代,不是实景的大制作,而是很简洁的歌剧制作。这个舞美确确实实跟国际歌剧的现代的潮流是同步的,非常简洁,建筑用一个窗檐、一扇门洞就表现了,几个方框天幕一挂就表示了福利院的成长,变成了楼,特别有意思,我特别欣赏这个。 ”国家一级演员李元华评论说。

  著名作曲家羊鸣在谈到这部歌剧的剧本与音乐时说, “歌剧是‘歌’字当头,音乐不能毁掉它,也不能小看它,中国戏剧往往重内容,但光强调本子,那是不行的。实际上外国作曲家常是整个剧本的创造者。作曲家王原平我十分崇敬,他的音乐把握得非常好,而且不温不火,感情到位……这个歌剧(音乐)是重内心。 ”这位84岁的作曲家深情地对主创人员说: “我写歌剧的时候是20世纪50年代,我参军的年代是用最朴素的东西交给人民,让人民去领会艺术的美,让他们去享受它的美。发展到今天,人们的文化水平、生活水平提高了,我们需要更好地为人民去服务。所以,说歌剧本来的权利是在人民当中,你们要多到群众中去演。你们爱人民,所以你们写人民的东西,人民就更爱你们。有了这两条,艺术就会成功。 ”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特约刊登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2015471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2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