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讲的不是动物,而是人

发布时间:2018-02-05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沈晨曾担任了4年央视春晚的舞蹈总监和副导演,期间每一年,他都在构思创作关于生肖的舞蹈节目。2012年,他创作了舞蹈《龙凤呈祥》 。2014年,他借鉴俄罗斯的手舞,尝试将打击乐和舞蹈结合,创作了令人眼睛一亮的舞蹈《万马奔腾》 。此后,沈晨就希望能做一台关于十二生肖的舞蹈节目,像《万马奔腾》那样,将打击乐和舞蹈跨界融合,在舞台上将十二种动物全部呈现。这一想法在去年终于落地。由中国东方歌舞团创排、沈晨任总导演的舞·乐《中国故事 十二生肖》于去年演出后,日前登陆国家大剧院再次上演。

  “打击乐作为伴奏乐器,从来没有被从后台搬到前台来过。 ”沈晨对记者说,中国东方歌舞团本身具有打击乐的优势,将打击乐和中国文化符号联系在一起,也是一种全新的演绎方式。“中国东方歌舞团在艺术创作上也要往前走,要有新的样式和面貌出现。同时,十二生肖跟每一个中国人都息息相关。做这样的题材,也弘扬了中国传统文化。 ”

  去年,当沈晨真正着手开始创作时,才发现这个题材的难度有多大。十二生肖中有些动物,在中国文化里的寓意并不好,比如和狗、鼠有关的成语和谚语,几乎都含贬义。但做给中国观众看的节目,为某个属相赋予反面和邪恶的因素都不合适。“如果就生肖表现生肖,这个节目可能做不出来。所以我们转换思路,从十二生肖中提炼出十二种优秀的品德或精神内涵,比如牛的勤劳、老虎的勇敢、猪的憨厚、老鼠的睿智等。 ”沈晨说。

  以沈晨为主导的创作团队花费了很大功夫为每一个生肖的舞蹈想名字,这是创作的开始,也为每个舞蹈的创作立下根基。 《卯兔邀月》 《丑牛牧野》 《子鼠闹天》 《寅虎啸林》 《未羊隐山》等舞蹈名字,都极富中国传统文化韵味。“每个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其实就是舞美的形象,包括山、天、野等。舞台背景中的每一幅画,都是舞美设计自己创作的,用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笔触。 ”沈晨告诉记者,“每个名字的第三个字,是给舞蹈编导的。 《子鼠闹天》 ,做的就是闹, 《寅虎啸林》 ,做的就是啸。 ”

  十二个舞蹈节目中, 《子鼠闹天》的创排过程历时4个月。从创意构思到排练,都经历了艰难的过程。“老鼠在中国文化里几乎找不到相关的好成语,很难提炼主题,逼着我们挖空心思去想怎么做关于鼠的舞蹈。 ”沈晨说。中国古典名著《三侠五义》里有一个经典故事《五鼠闹东京》 ,中国戏曲里有一个丑角叫娄阿鼠,京剧《三岔口》里有一段经典的哑剧舞蹈,这些素材给了沈晨灵感:能不能借鉴《三岔口》里打击乐的元素,用戏曲的打击乐来创作?就讲述一个破庙里的5只老鼠,晚上出来偷油,它们很睿智、灵活。舞台也借鉴戏曲的一桌一椅, 5只老鼠要抢那把椅子,谁抢到谁就是老大。

  这就是后来呈现在舞台上的《子鼠闹天》,5个饰演老鼠的演员表演出彩,整个舞蹈节目幽默诙谐、轻松活泼。很难想象,5个青年舞蹈演员为了这个节目,是现学的京剧音乐的打击乐。“排练过程难度太大了。因为打击乐是需要功底的,好在其中一个舞蹈演员之前学过架子鼓,没有他的功底在,我们这个节目真排不出来。 ”沈晨介绍,排练时他们请了两个打击乐老师每天给演员上课。“动作训练也很难,因为舞蹈演员平常是提着气的,一些在桌子和椅子上的很灵活的戏曲动作技巧,他们也要全部现练。 ”用了4个月时间排完了这个节目后,这5个刚进团的青年舞蹈演员一下子变得很自信。

  和鼠同样具有很高创作难度的,是狗。关于狗的舞蹈,最初的构想是从它忠诚的品质这个角度去创作。在《中国故事 十二生肖》正式开始排练的前两天,沈晨的岳母突然去世了。身边亲人的离开,使沈晨思考了一些更深层的问题。“我们讲十二生肖,其实讲的是中国人的生命观,讲的是生死轮回。就像我们做酉鸡,到最后讲的是凤凰涅槃,做龙,其实讲的是中华民族的精神。 ”

  这些对生死、命运等问题的思考,使沈晨在狗这一生肖的创作上做了一个大胆的创意编排。舞台上,扮演成狗的演员们,用四次同样的方式上下场。第一次,舞台上有17条狗走过,第二次变成11条,第三次是5条,最后一次只剩下两条。饰演最后两条狗的一对男女舞蹈演员,在生活中就是夫妻。沈晨没有给他们编任何动作,让他们找感觉,自己把握。 《戌狗嬉风》这个舞蹈节目成为整台演出中最催泪的一个。“很多观众看哭了,说明他们看懂了。 ”沈晨说,“他们会发现,我们做的这个作品,其实不是在讲动物,而是在讲人。 ”

  整场演出用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串联。每个季节到来时,演员们拿着各种乐器上台,模拟春天的鸟鸣、夏天的一场雨、秋天的丰收锣鼓、冬天的瑞雪降临。这些乐器来自世界各地,很多都并不常见。“打击乐是比较闹的,怎么让打击乐静下来,来演绎春夏秋冬? ”沈晨和创作团队就去北京的打击乐器店实地探访,寻找合适的乐器。有一次去南锣鼓巷的一家乐器店,早晨7点钟店还没开门,他们就到了。

  “我们拓宽了创作思路,把能找到的世界各地的打击乐器都找来,打击乐手们想尽办法,在各种打击乐器上作了无数次尝试,一点点试出来四个季节的声音。 ”沈晨说。 《中国故事 十二生肖》一共使用了20多种大家不熟知的打击乐器。其中《未羊隐山》那段独舞,用的是欧洲乐器手碟。节目由一个青年舞者和一个打击乐手合作演绎。沈晨介绍,“这个乐器是我们专门定制的,它其实是中国人创造的,起源于中国秦朝,但后来没有往前发展,被欧洲拿去发展了。 ”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2015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