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学:中国传统文化的龙头之学

发布时间:2018-01-23来源:《光明日报》作者:沈文慧 朱国伟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华民族有五千多年的文明历史,创造了灿烂的中华文明,为人类作出了卓越贡献,成为世界上伟大的民族。炎黄是中华民族的始祖,炎黄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根祖文化、龙头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信阳师范学院党委书记宋争辉指出,建构炎黄学就是要用梳理出学界关于炎黄文化的基本脉络,凝聚几代学人关于炎黄文化的研究共识;就是要用打造炎黄文化核心学术生产力;要依托,推动炎黄文化研究于当代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要在的旗帜下建立起文化自信与自觉。

炎黄学是以上古时期的炎帝和黄帝为代表的人文始祖为研究对象的综合性学问,具有鲜明的跨学科特征。对此,众位学者展开了热议。综述专家们的发言,炎黄学的研究内容至少应包括以下几个层面:一是对炎帝和黄帝时代及其相关的历史文化进行研究。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鲁谆先生说:炎帝、黄帝是炎黄学的基本学科对象。对炎黄学要有一个定义,哪怕这个定义开始并不成熟、并不完善,可能还会出现不同意见,但要说清楚炎黄学是什么。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特别顾问赵德润也认为:炎黄时代,是中华民族从蛮荒走向文明的伟大时代。这一时代有诸多的发明创造,如生产、生活与交通工具的发明,陶器、铜器的发明,绘画、雕塑与音乐的发明,文字与历法的发明等等。需要对这一时代的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做系统的梳理和研究。这项工作应属炎黄学研究的范畴。二是对以炎黄为代表的中华人文始祖群体进行研究。河南省社科院历史与考古所所长张新斌认为:以炎黄为代表的中华人文始祖不是两个人,而是一群人。对这一群体的研究,于丰富上古历史是非常有意义的。与此相关,河北师范大学教授沈长云认为,华夏民族并非生而有之或者自然天成,而是经历了对抗、妥协、交流、融合的漫长历史进程。在炎黄成为华夏民族共有祖先之前,各氏族部落都有自己的祖先。炎黄二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华夏民族的共同祖先的,是怎样成为我们华夏民族的共同祖先的?这些问题要不明确的话,一切事情都谈不上。换句话说,炎黄作为华夏民族的共同祖先与华夏民族的形成具有同构性,这是炎黄学研究必须解决的问题。三是对炎黄后裔的代表性文化进行研究,既要讲,又要讲。北京语言大学教授方铭说:要看到炎黄文化与孔子思想的关联性,它们之间有密切的继承关系,不能把它对立起来。没有炎黄,就没有孔子。没有孔子,就没有后来的两千年文化。张新斌提醒,尤其要关注炎黄文化和中华文化的关系,炎黄文化和传统文化的关系。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周洪宇强调:要把炎黄与中华民族的形成、把炎黄精神与中华精神的关系、把炎黄文化与中华文化的关系说透。四是对以炎黄为核心的价值理念的研究。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牟钟鉴强调:一定要把炎黄最核心的、最精粹的东西发掘出来。要探究炎黄精神的核心内涵及其对中华民族精神形成的影响,包括家国观念、礼乐文明与中华文化制度的建构等;要关注炎黄精神是如何成为中华精神的核心并影响中华民族的;要理清中华民族的发展脉络,即从炎黄到华夏到汉族再到中华民族,是怎样血脉贯通、绵延发展的。五是炎黄文化的当代价值和实践应用研究。炎黄学能否推动炎黄文化研究于当代实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主要看能不能回应时代需求和挑战。中国国学中心副主任李文亮提出,应当关注炎黄学研究成果的转换和发展,以及其在丰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进入历史新时代中的积极作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立文认为,炎黄是中华民族的魂和根,对炎黄始祖的敬仰、崇拜是中华民族为什么能够融合、延续到现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炎黄是中华文化精神之源,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有容乃大、海纳百川是炎黄子孙的价值理想,也是炎黄精神的一种体现,这种精神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相向而行的,必须发挥其积极作用。

尽管炎黄学的学科边界、外延与内涵还有待进一步明晰化、科学化,但其研究内容的丰富性和复杂性、学科关联的多样性、时空跨度的广阔性是不言而喻的。

   

 

与会专家充分肯定了炎黄学学科建设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炎黄文化研究上升至炎黄学,是学术发展的必然要求。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信阳师范学院炎黄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王震中,从六个方面进行了系统阐发:第一,炎黄学学科建设,对于我们全面、深刻地认识中国自远古而来的文化特质,具有重要作用。炎黄学学科建设有利于我们在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自我认识的基础上,建立起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第二,炎黄文化研究现状主要存在的是结构性问题。比如科研与教学脱节,科研成果不能及时转化为教学内容;再比如,科研是散点式的,缺乏总体规划,很多成果无法得到系统性的总结,无法将不同成果内在地联系成一个整体,等等。这些顽症,只有依托炎黄学的学科平台,才能得到解决。这正是炎黄学学科建设的重要意义和价值所在。第三,炎黄学学科建设,可以促进各地炎黄文化研究在立足本地、放眼全国的层次上,把全国乃至海内外的炎黄文化研究联合起来,形成天下一家的局面,从而从根本上改变当前炎黄文化研究中忽视学术性要求、不成系统、碎片化的现状。第四,对古史传说的研究,涉及如何重建中国上古史这样一个重大学术课题。炎黄学学科建设,可以对近代以来信古、疑古、释古的学术思潮及其研究成果进行科学的总结和提升,也有助于推动上古史的研究与教学走向深入。第五,炎黄学学科建设有利于把炎黄文化研究与中华文明起源研究结合起来,并以此整合包括古典文献学、考古学、人类学在内的多个学科,做到互补而互益。对于中国文明起源的研究,既可以增强史实和资料的丰富性,亦有利于做出理论上的创新。第六,建设炎黄学,通过文化认同而促进民族认同民族凝聚,通过炎黄学,将中国人心中的炎黄情结、以炎黄为内核的民族心理、价值观等观念形态,建立在科学的、系统的学理基础之上,使我们的文化既可爱又可信。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王宇信认为:目前炎黄文化研究的瓶颈是没有提升至学科的高度,如何得到国家的承认,成为一个学科,是努力的方向。炎黄文化内容丰富,包含面广,有大量的资料,有相应的研究人员,作为一个学科应该可以确立起来。炎黄学研究院的成立正当其时,任重道远。

构建炎黄学学科体系,是实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有效路径,是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立足当代中国现实的创造性举措,是立足新时代、坚定文化自信、推动文化自觉的务实性担当。宋争辉说:2017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要求构建中华文化课程和教材体系,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国民教育全过程。前不久,河南省委、省政府制定了《河南省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工作方案》,把炎黄文化的研究与传播,列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的一个战略重点。这样的政策背景,要求我们从根本上改变长期以来,以炎黄文化为代表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被排斥于学科外的局面。我们要通过教学建设、教材建设、课程建设、科研建设、人才梯队建设等,建构炎黄学学科体系。在此基础上,发挥传播学所讲的涟渏效应,让炎黄学的成果不断地走向大众,为国学的普及源源不断地提供源头活水和思想养分。我们以这样的方式,推动两办《意见》真正得到贯彻落实,回应新时代的时代要求,来努力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建设。

今天的时代需要炎黄学这样的学科。打好这张牌,既能够教育我们的人民,也能够争取我们在国际上的话语权。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历史学部主任刘庆柱分析指出,传统就和人的基因一样,因为不是这个基因就不是我了,就不是我们中国了。所以,讲传统文化,最后就一定会归宗到炎黄这儿来。

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首席顾问、炎黄学研究院院长徐光春,站在新时代的高度来评价炎黄学学科建设的意义。他指出:很长一个时期内的传统文化研究是无头、有身、有尾,就是忽视了炎黄文化这个。中华文化能够五千年来延续不断,而且不断发展壮大,既冲突又融合,在冲突融合当中走向和合,这与以炎黄为龙头的传统文化是密切相关的。各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多祖述炎黄、崇拜炎黄、以炎黄后裔自居,这正是炎黄文化的伟大之处。正因为中华民族有慎终追远、敬畏祖先的传统,研究、传承、弘扬炎黄文化,就能使全民族从整体到个体在心理上有所归依,有一个心灵归宿,不至于让灵魂变成到处飘荡的孤魂野鬼。炎黄学研究院的成立和学科建设研讨会的成功召开,开启了炎黄文化研究、传承、弘扬的新篇章,标志着炎黄文化研究进入了学科化建设的新历史时期,是顺应两办《意见》和十九大精神的开创之举。

                 

 

 如何进行炎黄学学科建设,是专家们关注的重点。与会专家认为,炎黄学是重大之学,也是艰巨之学,要冷静地、清醒地认识到学科建设的艰巨性、复杂性和长期性。牟钟鉴说:真正的创新,真正的学科建立,是要经过很艰苦的奋斗的,中间可能遇到很多我们原来想象不到的问题。因此,要更加清醒地、自觉地开展学科建设,坚决避免雷声大雨点小,倡议时风风火火、声势浩大,热潮一过,销声匿迹。

1.关于炎黄学的学科定位。作为一个新兴人文学科,与较为单纯的楚辞学”“春秋学敦煌学”“话学”“甲骨学”“古文字学”等相比,“炎黄学”的学科综合性、跨学科特征是显而易见的。王震中对炎黄学的初步界定是:“炎黄学研究所包括的时代范围,一是炎黄二帝及其所在的时代,二是与炎黄密不可分的整个五帝时代乃至之前的三皇时代。在历史文献资料的使用上,按照史料原始性的等次性,以先秦时期的资料(包括出土文献资料和古文字资料)为第一等材料,以秦汉时期的资料为第二等材料,以魏晋南北朝以后的资料为第三等材料。在考古资料的使用上,以新石器时代和铜石并用时代的资料为第一等资料,进入成文史的历史时期以来的考古学实物资料(包括地上的后代陵庙等建筑物和碑刻等资料)的等次性将依时间的先后而递减。现代土著民族的人类学资料则可作为参照系而对待。在学科构成上,炎黄学涉及历史学、文献学、训诂学、文字学、考古学、民族学、人类学等学科,是跨学科和多学科相结合的综合学科。这也是我们这个时代赋予炎黄学的特质。”

2.关于炎黄学学科建设的基本原则。徐光春说:“要确定好炎黄学研究院的研究方向,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方针,坚持繁荣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目标,有计划、有组织地开展炎黄学研究。”据此,徐光春提出了炎黄学学科建设的基本原则:“做实”“做深”“做新”。这一原则得到了与会专家的高度认同。“做实”就是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做好学术研究、课程建设、教材编写、人才培养等各项工作,要合理规划、统筹安排、分步实施、有序推进,使炎黄学既进入文化体系,又进入学科体系,最后进入教材体系。学科建设是知识体系、研究体系、教学体系三个体系的合一,缺一不可。所谓“做深”,就是“深入”“深透”“深刻”。要抓住重点。无论是炎黄学学术建设,还是炎黄学教学建设,都是专业细致的工作,但是在每一时期要有每一时期的工作重点。展望明年炎黄学的工作规划,重点在于组织学者集体攻关,编撰《炎黄学概论》,作为最基本的成果加以推广。在此基础上,按照学科建设、学术研究的要求,实施其他各方面的研究项目。学术研究是学科建设的基础,没有学术研究作支撑,学科建设就无从谈起。要以学科建设的高度和标准来要求和指导学术研究,在一些重点、难点学术问题上有所突破,把最基本的问题搞清楚,以学术研究推动学科建设,而不是只谈一些宏观的、以前都说过的问题。如炎黄学学科的内涵和外延、炎黄学的概念等均有必要进一步做深入细致的、有思想文化力度的、有学术力度的论证,否则,很容易流于表面。所谓“做新”,就是要以问题为导向,遵循文化发展规律,以现实需要为目的来开展炎黄学研究。徐光春强调,要“创新理念、突破藩篱、大胆探索、敢于立说”,他说:“炎黄学研究院一定要树立创新理念,要承认炎黄学是一门古老的学问,但又是一门新兴的学科。把古老的学问变成新兴的学科,必须要有创新精神。不敢突破我们学术界的某些框框,不敢突破传统的理念,炎黄学这个新兴学科是难以建设起来的。不要怕不合规矩、不合惯例,只要能够逐渐得到理解和认可,对现实产生实际作用,炎黄学就成功了。炎黄学学科建设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需要在听取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不断成熟和完善。”刘庆柱认为,要探索出新的分析框架,提炼出新的学术话语和原创性的理论观点、学术思想,而不是“炒冷饭”,重复前人;也不要跟在西方学术话语后面亦步亦趋,要形成炎黄学的“中国学派”。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教授杨华提出:“炎黄学要回到中国的本源,要能够和西方现在的学科体系进行对话,在对话中进行建设。”

3.关于炎黄学学科建设的方法与路径。学科发展与科研推进,首先离不开“人”这个核心力量,所以,发扬地域优势和学科优势,组建学术团队、汇聚学术力量和学术资源是炎黄学学科建设的基础要件。专家们认为,要打破门户之见和地域之争,凝聚海内外人士,调动国内外学术力量,共同致力于炎黄学的研究和推广。和而不同,承认差异,注重包容性,费孝通先生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思想,在炎黄学学科建设中应当成为指导性的方法论。要遵循学科建设规律和学术规范,明确炎黄学的学科理论、方法、研究对象等基本问题,使学术术语的共识性和科学性相结合。周洪宇认为,一定要站在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重大转折点的高度来看待新时代的炎黄学研究,这样炎黄学研究才更有学术生命力和创造力。刘庆柱认为,在建立学科的问题上,起步要好,定位要准,要从形而下到形而上,而不是从形而上到形而下,这样就有说服力,有共同语言,才能在中国形成一个和西方古典学对应的学科,争取在东亚文化圈的凝聚力和话语权。同时,“学科的新资料提取、新方法应用,包括话语系统,不能太陈旧。社会科学要转化成社会生产力,让它成为有权威的、让群众感到信服的东西”。“要打破传统的文献史学的局限,要顺着时代发展,使我们的学科更具有科学性。”

在研究思维上,专家们强调要走出“信古”“疑古”,开辟“释古”新格局,以人类学、民族学、文化学视角,重新审视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文化遗存及考古材料、出土材料的价值。河南大学教授关爱和认为,信古、疑古、释古,三者并行不悖。我们要信古,也要有疑古的批判意识,还要有理性的阐释学观念,关键是如何尊重已有、立足现实、着眼长远。“尊重已有,首先要对炎黄学的概念有一个基本划分,在这个基础上利用已有的研究成果,根据一线材料、二线材料划分层次。注意民国之后发现的资料,不要故步自封。立足现实,我们的责任是书写我们这代人的认识,做出我们这代人的学术判断。着眼长远,注重人才培养,通过学术传承培养人才。”

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与会专家对炎黄学学科建设中的重大问题均有深入思考和充分交流,会议所达成的学术共识将为炎黄学学科建设奠定坚实基础。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2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