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文联在探索、在行动

发布时间:2017-12-12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李前光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落实《中国文联深化改革方案》的工作任务,切实履行文联组织自律维权新职能,延伸联系手臂,扩大工作覆盖面,1116日至19日,中国文联权益保护部联合浙江省文联在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聚集的浙江省东阳市横店镇组织召开了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研讨会,研究在新时代如何更好地开展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权益保护工作。

 

新时代 新使命 新作为

——中国文联“两新”权益保护研讨会在浙江横店召开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使命开启新征程。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会议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落实中国文联党组的工作要求和《中国文联深化改革方案》的工作任务,切实履行文联组织自律维权新职能,延伸联系手臂,实现维权服务向基层倾斜,向广大文艺工作者延伸,中国文联权益保护部联合浙江省文联于1116日至19日在著名影视基地浙江省东阳市横店镇组织召开了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研讨会。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李前光出席研讨会并讲话。参加研讨会的有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副主任徐粤春,中国摄协分党组成员、秘书长高琴,中国音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王建国,中国曲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黄群,中国书协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潘文海,中国美协副巡视员吴萍萍,天津市文联党组成员、秘书长商移山,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沈文忠,江苏省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徐昕,浙江省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徐晓,广东省文联党组成员双南征,东阳市市长姚激扬等有关部门和单位负责人,新文艺组织和新文艺群体相对集中的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甘肃以及浙江省温州市、金华市等部分省市文联组织、中国文联机关部室和部分全国文艺家协会干部,以及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代表等80余人参会。会议由中国文联权益保护部主任暴淑艳主持。

  李前光在会议讲话中指出,要做好新时代文艺工作和文联工作,特别是权益保护工作,首要任务是要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不断研究新情况,发现新问题,回应新需求,新时代要有新作为。他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要团结、吸引、引导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中央在《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中也提出要做好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工作。这是站在促进我国社会主义文化发展繁荣的大局提出的重大战略思想,有着深刻的现实意义,必将产生重大的历史意义。他说,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化中将发挥更大作用。他紧密结合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对文联组织如何加强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工作,以及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如何依靠文联组织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实现自身价值,在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中发挥更大作用提出了明确要求和殷切希望。

  会上,横店演员公会负责人介绍了横店影视城在维护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合法权益方面的积极探索和成功实践。法律专家作了专题讲座并提供维权指导。中国摄协、北京市文联、上海市文联、江苏省文联、广东省文联等部分全国文艺家协会和地方文联组织代表就做好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工作做了重点发言。来自浙江的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代表则结合创作实践和维权经历,以及在权益保护方面遇到的困难和问题提出了维权需求和建议。

  与会代表表示,中国文联在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后不久召开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研讨会,是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推进文联深化改革、履行自律维权新职能的务实之举,会议开得及时而富有成效。通过参加这次会议,代表们对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概念以及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在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中的作用有了进一步认识。希望中国文联多举办类似的研讨会,促进文联组织之间的联系与交流,共同推动和加强权益保护工作,不断创新和完善文艺维权机制。中国文联对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工作的高度重视,让参会的基层文艺工作者倍感温暖,感受到来自文联组织的关怀,深受鼓舞。研讨会为新文艺组织和新文艺群体提供了向文联组织表达诉求的机会,为文联组织之间、文联组织与基层文艺工作者之间搭建了交流、学习、借鉴的平台。

研讨会开幕式

走进新时代 明确新目标 迈向新征程

——在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研讨会上的讲话

中国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 李前光

这次研讨会的主题是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会议精神,研究如何开展对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权益保护工作,调查文艺界的新情况,了解文艺工作者的新诉求,发现新问题,回应新期待,取得新突破,开创新局面。研究这项工作,首先要探讨几个基本问题。

  一是何为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习近平总书记有明确论述,他指出:“近些年来,民营文化工作室、民营文化经纪机构、网络文艺社群等新的文艺组织大量涌现,网络作家、签约作家、自由撰稿人、独立制片人、独立演员歌手、自由美术工作者等新的文艺群体十分活跃。”根据他们的基本特征,可以尝试概括为,由民营资本主导或民间人士自发组成的营利或非营利性文化机构,及在此类机构中从业或从事自由职业的文艺工作者。随着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特别是文化体制改革的深入推进,许多国有文化企事业单位逐步转企改制,形成了一批公私合营和民营的文化企业;越来越多的文艺工作者脱离原来单位“下海”谋生或创业,由原来的“单位人”转变成文艺界的自由职业者,还有很多青年人走出校园就选择了自主创业或投身于新文艺组织。随着信息产业的快速发展,大量资本流入文化产业,大批优秀文艺人才陆续加入文艺创业大军,从事自由职业的新的文艺群体空前壮大。

  二是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有哪些优势和特点。第一,数量庞大,几乎涵盖所有艺术门类,能够全面参与文艺生产和创作。第二,平均年龄较低,学历较高,年富力强,创造力旺盛。第三,视野开阔,易于接受新事物,善于利用新技术,开拓创新能力强。第四,市场导向更明确,体制机制和生产经营理念更符合现代市场经济需要,灵活而富有激情。

  三是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局限性。第一,虽然数量庞大,但是大多比较分散、大型企业少,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居多,规模小、实力弱,面临许多严峻的生存发展问题。第二,缺少针对性的政策法规、行业标准和从业规范,企业的生存发展权益、个人的就业和社会保障等相关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第三,相应的行政管理和服务机制不到位,管理和服务机构缺位,缺乏有效的引导和管理。第四,缺少展示平台和空间以及职称评定和交流培训的机会,各类公共服务资源受到更大限制。第五,迫于生存发展压力,一定程度上存在注重经济效益的倾向,在创作导向和价值观方面需要正确引导。第六,关注自身发展,相对分散和独立,大部分未加入相应社团组织,组织和管理难度较大。

  四是我们要保护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哪些权利。与文艺工作者关系最密切的三个方面的权利,即著作权、名誉权、社会保障权,同样也适用于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只是侧重点有所不同。著作权是指作者对其文学、艺术或科学领域的智力成果所享有的各项权利。文艺工作者是文学艺术作品的创作者,文艺创作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本钱。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更是要靠作品在市场中求生存、谋发展、兴事业,著作权的重要性可见一斑。通过维护文艺工作者的著作权,提升文艺工作者的地位、推动著作权的良好实现和作品的有序传播。名誉权对于包括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在内的文艺工作者而言,具有较突出的价值。文艺工作者的名誉不仅关乎公众对其个人的评价,更关乎对其作品的评价,对其艺术生涯有重要影响。社会保障权相较于有固定工作单位和编制的文艺工作者,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在社会保障方面常常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其相关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

  一、新时代做好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护工作的意义

  (一)做好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工作是文联组织贯彻落实中央要求,发挥桥梁纽带作用,巩固党的群众基础的光荣使命。

  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和党中央重要文件中多次指出要做好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工作。团结引导好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是文联组织在新时代义不容辞的光荣职责,依法维护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合法权益是一个有效服务手段。

  (二)做好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工作是发展壮大文艺工作者队伍,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需要。

  随着文化产业的日益繁荣和互联网经济的迅猛发展,我国的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不仅在数量上快速增长,在质量上也有了突飞猛进,涌现出了不少知名的企业、团体和精品力作。企业如华谊兄弟、北京开心麻花等;文艺作品如《战狼2》《湄公河行动》等,既弘扬主旋律,又收获了高票房,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以本次研讨会所在地横店的影视产业为例。横店影视城由民营企业横店集团投资开发,下辖28个影视拍摄基地,平均每天有三四十个剧组在此拍摄,国内外超过5000部作品在此诞生,常年活跃在横店的“横漂”演员大约为60008000人,已经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中国唯一的“国家级影视产业实验区”,是名副其实的超大型新文艺组织。因此,我们绝不能低估新文艺组织和群体的作用和影响。

  (三)做好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工作是实现文联组织深化改革目标、切实履行新职能的内在要求。

  自律维权是新时代党中央赋予中国文联的一项崭新职能,而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维权工作是我们一项面向崭新对象的崭新工作,是各级文联组织义不容辞的职责和任务。新职能意味着没有前路可循,缺少参考,服务的方式方法、维权的渠道等等都需探索,所以我们这个会很有必要,是对维权工作方法路径的一次积极有益的探索。

  二、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工作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一是各级文联组织对于做好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权益保护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认识不足;二是尚未明确保护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合法权益的职责;三是对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总体生存发展状况特别是权益状况和需求的调研了解还不够广泛和深入,未能全面掌握情况;四是针对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权益保护工作机制尚需健全和完善。

  三、做好新文艺组织和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工作的几点希望

  (一)各级文联组织要进一步提高做好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工作的重视程度,加大推进力度。

  鉴于各艺术门类、各地方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权益保护现状和权益保护工作开展情况不尽相同,希望各文联组织之间能够经常性地交流工作经验,相互学习借鉴,建立和完善维权工作机制,创新维权服务方式,形成全国文联组织维权工作一盘棋。

  (二)创新维权措施和手段,探索建立适合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特点和需求的权益保护工作机制。

  研究运用网络、自媒体等更便捷高效的联系和交流方式,畅通文联组织与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的沟通渠道;与涉及新文艺群体利益相关的部门加强联络协调,建立针对新文艺群体的社会化服务机制。

  (三)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要依靠文联组织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更好地保障自身发展。

  文联组织要将做好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权益保护工作作为自己的一项重要工作职责,充分发挥文联组织的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整合利用自身和社会各种资源,为文艺工作者解难事、办实事,维护好其合法权益。希望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加强与文联组织的联系。

  (四)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要坚持正确创作导向,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作出应有贡献,实现自身价值。

  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是距离市场最近的文艺工作者群体,面临着较大的生存发展压力。党和政府对此给予高度重视,文联组织也在积极努力地想办法,为大家创造更好的生存和创作环境。同时,我们也相信新时代的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具有更高的事业追求和文艺理想,能够自觉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的要求,牢记文化责任和社会担当,同党和人民一道,努力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

  团结新摄影群体 切实履行自律维权职能

  中国摄协2003年成立了著作权工作委员会,2008年发起成立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2014年成立中国文联摄影艺术中心权保部,不断加强维权机构和队伍建设。作为全国性的文艺家协会,协会维权工作的视野要覆盖和关注广大的摄影家群体,工作重点是要依照《著作权法》建立起有序和规范的摄影作品使用和传播秩序,为摄影家带来经济利益。近年来,中国摄协广泛团结新摄影群体,积极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自年初开始,开展了新摄影群体和体制外摄影人的调研工作,了解情况,倾听诉求。针对侵权行为简单易行,发生范围广、侵权成本低、搜集证据难、维权成本高的摄影维权特点,将维权端口前移,通过开展调研、普法宣传、树立行业规范来维护广大摄影人著作权。为权益受到侵害的摄影人提供法律咨询和援助,举办摄影版权专题讲座,邀请新文艺群体和体制外摄影人参与学习讨论。通过多种形式宣传版权保护知识和维权案例,正面引导、团结新摄影组织和体制外摄影人维护自身权益。

 

中国摄影家协会分党组成员、秘书长高琴

广泛调研 加强参与 促进发展

  上海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增长迅速,他们面临的多是整体生态环境与发展空间问题。为做好他们的权保工作,2005年成立上海演艺工作者联合会,尝试对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实施全面保护。通过申办上海户籍、专技水平认定、会员就业优先、采用《演艺合同书》范本、会员权益争议协调处理、会员艺术实践和职业推荐等措施提供权保服务。上海市文联在影视、杂技、魔术、文学翻译等文艺领域广泛调研,提出立法建议。2012年修改市文联章程,规定“其他重要的文化艺术社会团体”提出申请并经主席团批准可成为市文联团体会员。现已吸纳了首批新文艺群体为团体会员。规定协会换届后主席团和理事会,体制外专业人员须占一定比例,成功推荐体制外文艺人才为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为做好团结和服务,积极推进区文联建设,以区文联引导区域内文化团队,将工作重心向基层文化团队、新文艺群体倾斜,并加强对挂靠文化类社团的扶持,通过他们为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提供更多服务。

 

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沈文忠

加强组织引导 保障“两新”基本权益

  近年来,广东省文联积极创新组织机制和联络协调服务手段,把新文艺组织和群体广泛纳入服务范围,设立权益保护部,积极筹建广东省新文艺群体艺术家协会。探索两新管理服务的运行机制、组织形式、活动方式、维权平台,推动全省新文艺组织和群体的权保工作逐渐走上规范化、常态化及事业化发展轨道。2014年,制定出台了《关于加强文艺界自由职业者权益保障与服务的实施意见(试行)》,按照“保基本、促发展、育人才”的总体工作思路和贴近需求、依法维权,创新机制、强化服务,先行试点、把握规律的基本原则,加强对全省新文艺组织和群体的权益保障与服务。把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作为维权服务重点,对直接关系到“两新”群体生存和发展的诸如劳动保护、人身保险、劳动报酬、职称评定、医疗保险、养老保险以及著作权益、名誉权益等纳入到《广东省文联改革方案》中新设立的权益保护部的维权工作范畴,并与律所建立法律维权服务协作机制,共同开展新文艺组织和群体的权保工作。

 

广东省文联党组成员双南征

建立完善维权机制 探索权保工作新方法

  自2005年正式开展版权保护工作以来,江苏省文联积极探索相关工作内容,制定规章制度,聘请专业法律顾问团队,构建网上维权服务平台,对全省文艺工作者进行版权保护相关知识的宣传普及,为遭遇侵权的文艺工作者提供法律维权服务。积极推进协会维权工作,成立省文艺家权益保障委员会各专业委员会。多次举办知识产权保护专题研讨会,印发《江苏省文联维护文艺著作权服务指南》等宣传材料。建立侵权纠纷调解机构、权保协调合作、诉求表达处理、文艺法律志愿服务等机制,提高维权专业水平,壮大维权专业队伍。开通网上维权服务平台,与13个省辖市文联建立维权联络网,维护文艺知识产权、推进文艺创新传播、提供版权中介服务。建立完善文艺作品著作权资源数据库,利用“文艺维权网”等平台积极推介作品。加大对新文艺组织和新文艺群体权保宣传力度,定期举办权保培训班,组织学习研讨。组织各市文联开展权保知识培训,交流维权经验,完善文艺维权制度,更好保护文艺创新成果。

 

江苏省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徐昕

创新工作机制 助力“两新”文艺维权

  北京市文联2013年设立了文艺指导和维权部,专门负责权益保护工作,开展各项维权服务。据统计,至2016年底,北京市有新文艺组织106761家,新文艺群体480751人次。为更好地团结新文艺组织、新文艺群体,维护其合法权益,市文联多次开展维权研讨,听取他们的维权需求和困惑;开展著作权法普及培训,组织他们中的代表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参与学术会议和立法调研。在北京文艺网开设文艺维权专栏,加强普法宣传,与专业维权机构合作,针对个案提供维权咨询,编写维权知识手册。为新文艺组织和群体创作的优秀作品搭建展示和推介平台,开设文学艺术品展示会和剧本推介会,开发网上剧本超市,拓宽服务渠道,提供对接平台,积极为体制外文艺团体和工作者提供更多机会和资金支持。今年,经市文联推荐,有三个新文艺组织和新文艺团体申请到中国文学艺术发展专项基金。市文联所属协会也大力加强此类扶持,北京杂协已率先设立“杂技(魔术)新创作品扶持资金”,主要扶持体制外文艺团体和个人的艺术创作。

 

北京市文联文艺指导和维权部主任白洪远

漂有所属 漂有所成 漂有所乐

  加强服务管理,强化培育提升和关爱帮扶。2003年成立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是全国唯一一个非营利性服务群众演员组织,主要负责“为剧组找人,为演员找戏”,协调处理剧组和“横漂”的矛盾和纠纷,维护“横漂”合法权益。2012年建立“横漂”党支部,今年又把党支部升格为党总支,下面设立“横漂”武行、编导等6个党支部。同时探索在剧组建立临时党支部,加强党对剧组和新文艺群体的领导。打造“横漂”温馨港湾,建立书法室、阅览室、影视道具陈列馆等。搭建才艺比拼展示平台,开展专业职业技能培训,创办浙江横店影视职业学院,现已有27名横漂演员成为省影协、省视协会员。鼓励“横漂”转型,为其转型发展创业提供平台。设立专项资金,用于对“横漂”的帮扶和救助等。推荐“横漂”演员为省文代会代表、团省委委员和候补委员、省党代会代表、省人大代表,提高“横漂”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为优秀横漂演员办理免费公交卡,提供免费空调宿舍,横店集团员工内部价购房,家属免费旅游等奖励。

 

胡高峰(横店演员代表)

  能参加中国文联在横店召开的权益保护研讨会,我觉得非常荣幸,这充分体现了文联组织对新文艺组织和新文艺群体的重视,我们愿意为繁荣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作出自己的贡献。我是一名影视演员,也是“横漂”党总支书记。就新形势下如何维护新文艺组织和群体的合法权益,我建议:一是加强党对“两新”的全面领导,发展“两新”中的优秀人才入党。二是各级文联所属协会优先吸收“两新”人才入会。三是重点推介宣传“两新”的作品。四是拓宽“横漂”群体的接戏渠道。

 

陈国华(陈国华艺术馆馆长)

  非常高兴能参加中国文联组织的维权研讨会,非常感谢会议能在东阳举办。我在东阳美术家协会和东阳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主持工作,据我了解,无论是从事东阳木雕创作还是美术创作的人员,都会遇到模仿、剽窃等问题。尤其是好作品,基本刚一问世就会被侵权。因为大多是业内的熟人侵权,权利人碍于面子经常放弃维权,但自己确实感觉很苦恼,不知如何解决。通过这次研讨会的学习,我提高了权益保护的意识,希望文联组织今后多走入基层,指导我们如何维权。

 

秦添(金华市青少年曲艺团团长)

  非常高兴参加这次会议,听了文联领导的讲话和法律专家的授课,受益良多。这样高水平的研讨会也能促进交流合作,帮助我们进行市场定位,非常感谢文联组织为我们提供这次机会。民间文艺团体直面市场,生存模式和发展模式都很重要。民营院团也有优秀的创作人才,但没有成熟的团队或是资金支持,优秀作品很难推介出来。希望能增加对新文艺组织的关注度和政策倾斜,帮助民营院团多出既有艺术水准又得到市场认可的作品。

 

陈新华(金华婺州窑博物馆馆长)

  我是婺州窑国家级非遗保护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非常感谢中国文联能在横店召开本次研讨会,我收获很大。平时专注于创作,我对如何保护作品的知识产权重视不够,2009年作品刚刚获得国家级大奖就被别人模仿了,当时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后来我把这件作品和其它有独创性的作品都申请了专利。通过参加研讨会我学到了法律知识,增强了法律意识,知道遇到侵权后该怎么办了,希望各级文联和文艺家协会多举办这样的活动,普及法律知识,提供维权帮助。

 

范加军(义乌市轩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

  我第一次参加中国文联的研讨会,感到很荣幸。我主要从事歌曲创作和制作,亲身遇到过侵权事件。曾经有广播电台、电视台和网络平台没有付费就播放了我的作品,或者使用我的歌曲却把名字写错了,考虑到打官司费力耗时,我都没有积极维权,特别希望有组织能够帮助我们维权。另外,希望政府能设立监管渠道对传统媒体和网络新媒体使用音乐作品的数量进行监控,文联组织能对基层创作者进行经费支持,提供一对一的专家指导帮扶,帮助进行作品推介。

 

杨淑珍(横店影视城艺术团副总经理)

  公司常年开展演艺活动,关于权益保护有两点建议:一是抄袭模仿多,特别是影视表演中爆破类、特效类演出较多,抄袭或模仿如何界定,希望能听到专家的意见。二是在职业资格认证、职称评定等方面希望有政策倾斜。我们承接的都是影视城内部演出,演员和导演的职称都是公司内部认定的,没有权威部门加以评定。演员参加各级政府和文联组织的比赛和演出少,由于客观原因限制达不到评定条件,建议对企业团体演职人员职称评定进行政策倾斜。

 

姜晓明(金义书画院院长)

  很高兴能参加中国文联新文艺组织和群体权益保护研讨会。我曾制作过一档专门教儿童绘画的节目,邀请书画名家教学,制作经费主要由企业家赞助,再将节目冠名权和部分书画作品赠给赞助的企业家,节目在电视台播出后反响很好。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别的电视台也在播这个节目,而且把一些赞助我们节目的冠名企业改为当地的企业,造成了比较大的损失。希望能经常为我们开展权益保护方面的培训,帮助提高法律意识和维权能力。

 

詹东明(金华市剪纸博物馆馆长)

  参加今天的研讨会,我很受启发,也解决了一个困扰我多年的维权难题。曾有一个大学和我口头约定,让我创作十几幅剪纸作品,装裱后他们要购买两套,结果只付了定金。后来我的作品获得了省工美博览会的金奖,他们反而说我侵犯了他们的著作权。听了法律专家的讲课,我明白这件事该如何应对。我们博物馆现在知道通过对作品进行著作权登记、申请专利等形式来保护知识产权了。希望政府加强对剪纸艺术的宣传和政策扶持,把这门艺术更好地传承下去。

 

周晓刚(东阳市中望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我是东阳本土的自由摄影师,摄影作品的创作看上去只是按快门那样简单,却蕴含着作者的创意构思和大量的心血。我去年为拍摄《“横漂”在路上》的摄影作品,特意做了演员证,融入“横漂”演员的生活,与他们同吃同住。在网络技术快速发展的今天,凝聚摄影师智慧的图片能够轻易地被转发、盗取,我迫切希望摄影作品的著作权能够得到更有效地保护。我办了一个摄影培训学校,我将把这次研讨会的精神带给我的每一位学员,提高大家的法律意识。

 

叶锦(金华艾青研究会会长)

  我是艾青研究会的发起人,从事艾青研究近40年。多年前我出了《艾青简谱》,虽然只有十几页,但当时是通过开介绍信才收集到有关资料,并且简谱的内容逐句都跟艾青本人确认过,付出了很多辛苦。这本书我没有署名,在会议交流时就当资料发给大家,后来我在国家一流教授学者出版的专著中发现了这部分内容,多年后有一个教授承认当年是抄了我的书。我希望国家能够加强对抄袭的打击力度并提高文字作品的稿酬,加大对文艺评论的政策支持力度,给予资金和出版方面的扶持。

 

骆华跃(义乌市苏溪农民艺术团团长)

  我们艺术团是民营院团,比较关心民营文化企业演员的职称评定问题。很多演员都想来艺术团发展,但是团里无法解决他们的职称问题,听说省里已经制定了相关政策,希望好的政策能够尽快落实。目前从中央到地方都很重视新文艺组织的发展,我们也愿意为文化事业作贡献,希望民营院团有更多机会参加政府组织的比赛,建议文联组织在开展采风交流、创作培训等活动时多给我们创造机会,在会员发展方面一视同仁,吸收优秀人才加入文艺家协会。

 

赵艳(横店演员代表)

  在横店演戏七年,我从未遇到拖欠工资的情况,这与横店演员公会的维权工作密不可分。公会对群众演员超时演出、加戏等情形都规定了不同的工资标准,切实保障了我们的权益,使演员能够安心拍戏。横店的演员很少出身科班,没有专业系统地学习过表演知识,希望文联组织可以多选派专家老师到横店教授专业表演知识,将接受能力强的演员组成小组相互探讨交流,不断提高演技水平,让横店演员整体素质走向专业化。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2015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