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九歌——大型楚文化神幻杂技秀》

发布时间:2017-09-20来源:作者:王媛

 

  屈原与《九歌》

 屈原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是浪漫主义诗人的杰出代表。作为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和爱国志士,屈原爱祖国爱人民、坚持真理、宁死不屈的精神和他“可与日月争光”的巍巍人格,千百年来感召和哺育着无数中华儿女,尤其是当国家民族处于危难之际,这种精神的感召作用就更加明显。作为一个伟大的诗人,屈原的出现,不仅标志着中国诗歌进入了一个由集体歌唱到个人独创的新时代,而且他所开创的新诗体---楚辞,突破了《诗经》的表现形式,极大地丰富了诗歌的表现力,为中国古代的诗歌创作开辟了一片新天地。屈原的作品文字华丽,想象奇特,比喻新奇,内涵深刻,篇篇洋溢着对楚地楚风的眷恋和为民报国的热情。《楚辞》中的《九歌》原是一组祭祀鬼神的乐歌,祭祀形式由男女巫师主持,其中有一个是主巫师,他或她代表着受祭的男神或女神,并以神鬼的身份在仪式中独唱独舞,其余的巫者则以集体的歌舞纪念,起着迎神、送神、颂神、娱神的作用。《九歌》根据民间祭神乐歌改编组成,包含11个篇章,分别是《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山鬼》《国殇》《礼魂》。

公元前278年,秦国挥兵南下,攻破了楚国郢都,屈原在绝望和悲愤之下怀石投汨罗江而死,传说当地百姓投下粽子喂鱼,以此阻止屈原尸体被江鱼所食,后来逐渐形成一种仪式,以每年的农历五月初五为端午节,人们吃粽子,划龙舟,以纪念这位伟大的爱国诗人。

1953年是屈原逝世2230周年,世界和平理事会通过决议确定屈原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

《梦幻九歌》是根据我国伟大的爱国诗人、杰出的政治家、爱国志士屈原的代表作品《九歌》创作而成。《梦幻九歌》用杂技技巧和独特的艺术手法描绘一幅数千年前众生想象天地萌生、生命起始的图景。杂技舞台的《九歌》是某种寄托,是某种祝愿,是对传统文化的张扬,对古老艺术的崇敬。

  

一、《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是楚人对尊贵云神祝融的神名称谓,《东皇太一》叙述了楚人邀神降临时,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面对丰盛的祭品,翩翩起舞的情景。

二、《云中君》

云中君是楚人祭祀的云神,又名“丰隆”即雷神、电神;“屏翳”即云神、雨神。《云中君》反映了古代农耕之民对云神的真挚情感。祭者斋戒沐浴,衣饰华丽,虔诚的期盼云神并对其奉礼赞颂,当云神降临时,耕民无限欢欣;当云神离去时,耕民则梦想思念。   

  

三、《湘君》、《湘夫人》

帝尧有二女,天帝封之为湘水女神,又号湘夫人。帝舜死后,天帝封之为湘水之神,号湘君。在楚人心目中湘君、湘夫人是一对配偶神这两首祭祀性的诗篇,既表达了湘夫人思念湘君那种临风企盼,久候未能依约相聚而产生的怨慕神伤的情感,又表现了湘夫人思念湘君那种驰神遥望,祈之不来,盼而不见的惆怅之情。

四、《大司命》

古人以为大司命是管人之生死的寿命之神。楚地风俗好祀鬼神,楚人认为人之寿夭必有神灵主宰,因而奉祀大司命。 

  

五、《少司命》

少司命是主宰儿童命运的年轻貌美的女神。这篇祭歌深深的表达了女神与人类女性的那种“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的关爱和恋情,为我们呈现了《少司命》这位生命之神持长剑、抱乳婴,赐人间子嗣延绵的艺术形象。

   

六、《东君》

君是楚人心中的太阳神,在古代农耕之民的心目中,太阳神东君正直、勇武、刚强、豪迈、多情,《东君》以神奇真挚的想象,雄奇瑰丽的风格,表达了人们对太阳神的祭祀和礼赞。

  

七、《河伯》

河伯即黄河之神,大河之上波涛滚滚,成群的鱼儿簇拥着河伯为他护驾,与洛水女神相恋的河伯乘着灵物大鳖,在浩荡的黄河之上畅游。

  

八、《山鬼》

山鬼系传说中的巫山女神,因未获天帝正式册封为正神,故称之山鬼,《山鬼》是人们祭祀山鬼的祭歌,诗篇描绘了妩媚娇美的山鬼,孤寂的乘坐赤豹与花狸相伴,在幽深昏冥的丛林中,手捧芳馨的香花,常年凝望期盼着思念的人。

  

九、《国殇》

《国殇》是祭祀为保卫国土战死沙场的楚国将士的祭歌,手执利戈、身披坚甲、旌旗蔽日、箭矢如雨、身首分离、忠骨遗弃、战死疆场、为国捐躯,诗人为之发出了“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的哀悼之声。

   

十、《礼魂》

是祭祀各神之后的送神曲,由于所送的神既有天地之神,也有冥间之鬼,因而称之为礼魂。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2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