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巢的燕子”又飞回来了

发布时间:2017-09-04来源:湖北日报作者:记者:柯利华 通讯员:郭薇

龙旭光作品《采莲姑娘》

农民画家马艳荣与爱好者交流

  “棉花田里为什么红彤彤的?丰收了,心里高兴呗!”8月27日,在黄州区农民画馆,农民画家尹艳红正指导小学生构图和着色。

  尹艳红44岁,弃画打工20年了。半年前又回了黄州,从事农民画创作和教学。“以前画画收入低,只好去打工谋生。”尹艳红说。

  近3年来,黄州已请回尹艳红等外出务工农民画家23人。

  什么风把这群“离巢的燕子”又唤回来了?农民画创作群体青黄不接的全国性难题,能否在黄州破解?

  农民画家队伍青黄不接

  黄州曾四度问鼎“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列入黄冈市首批非遗的农民画,是黄州获此殊荣的核心支撑。”黄州区农民画馆馆长邵四喜说,黄州民间艺人共创作农民画3000余幅,25幅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还先后到台湾、日本等地展出。黄州和上海金山、陕西户县一起,并称“中国现代民间绘画三大画乡”。

  提到创作实力,黄州农民画家都很自豪:1993年,龙旭光的《乡村舞会》和陈继光的《狗脚店》获首届中国农民书画展绘画优秀奖;2003年,龙旭光的《鱼跃池塘》获中国农民画联展铜奖;2013年,杜细又的《万物生长靠太阳》被中央文明办采用为公益性广告宣传画;今年,马艳荣的《打年果》在深圳文博会上展出。

  龙旭光已71岁,是黄州农民画家的代表人物,谈及传承及未来走向,他一脸担忧,“青黄不接呀,大部分农民画家为了养家糊口外出谋生,几乎没时间创作,数量在锐减,质量也在下滑。”

  邵四喜说,30年前,黄州400多名农民画作者遍及各个乡镇,如今留守的骨干不到30人,要么外出打工去了,要么年纪大了。

  传承农民画也要“从娃娃抓起”

  “这么好的民间艺术,没人传承该是多大的损失!”龙旭光们对黄州农民画发展的担忧,转化成了黄州区政府的一揽子振兴方案。

  2013年,《黄州农民画家创作补贴和获奖奖励实施办法》出台,外出打工的农民画家回来,享受两种政策:一是功底较好的画家,由黄州区农民画馆聘用,发基本工资,再视创作情况发奖金;没有太多精力投入的农民画爱好者,可自由作画,凡有画作被画馆选中的,即付报酬。

  44岁的马艳荣18年前弃画应聘一家幼儿园,两年前辞职重新握笔创作农民画,还带了两名徒弟,她说:“一年下来,我们聘用的画家收入都过了3万元。”黄州启动美丽乡村建设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党风廉政建设”“民风民俗”“家风家训”等主题农民画派上用场,农民画家根据村落特点实施墙体创作,让美丽乡村承载更多的乡土记忆,画家们的收入更高了。“现在黄州的创作骨干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上,40岁以下只有3人。”龙旭光说。

  2014年,集展览、收藏、展销、创作、研究、培训为一体的黄州农民画馆,向社会免费开放,每年接纳中外参观者5万余人次,培训农民画爱好者300余人。“非遗传承思路不妨更开阔些,不仅等着年轻人来学,自己也要主动‘出击’。”2015年,农民画走进了黄州区12所小学第二课堂。去年4月,“黄州农民画馆教学基地”在武汉光谷八小揭牌。“农民画列入学校特色教育课程,鼓励孩子们用画笔继承家乡传统。”龙旭光的希望又点燃了。

  产业化探索路还很漫长

  今年6月,黄州区与省群艺馆共同打造的动漫片《听听、肚肚和刀刀》亮相,这是湖北第一部运用农民画传统艺术制作的动漫片,正在做上市前的准备工作。黄州区委宣传部长游伟说,农民画与科技融合,是一条全新的探索之路。“单靠几位农民画家,力量有限,更好的传承,关键是要创新,要创造效益,产业化发展是必由之路。”龙旭光一语中的。

  一幅方桌大小的农民画,要创作三四周,但耗时耗力绘制的作品却卖不上价。据了解,黄州农民画馆一年的卖画收入仅2万多元,一幅画均价500元。

  如何避免画作的单纯复制卖售?两年前,融入了黄州农民画元素的系列衍生品——桌布、靠枕、纸杯、折扇、丝巾,开始走进消费市场。“规模上不去,每年收入不到10万元,期待与大公司合作。”邵四喜坦言,创意文化要产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满足“有市场、能量产、成系列、有品牌”等条件。

  上海金山办“农民画村”,游客参观农民画创作、装裱全过程,选购经认证的农民画原作;陕西户县则把农民画与旅游结合,打造“农民画一日旅游风情”。“上海金山和陕西户县农民画步入产业化的经验,值得借鉴。”在邵四喜看来,当下各种发展思路多是维持农民画生存的探索,无论是创作还是市场,农民画的发展都需借助更多社会力量。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关于我们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2015471